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博主资料

活跃骐骥

活跃骐骥的头像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会员积分:186分
  • 积分头衔:列兵
  • 空间访问:150次
日志分类
最近访客
活跃的骐骥的头像
活跃的骐骥

访问:03-23 12:25

原创中国-文学音乐的头像
原创中国-文学音乐

访问:03-23 12:25

文档搜索
文章

塵音

(2018-03-23 09:57)

晚秋,细雨。 路边小驿。 听, 在雨打窗棂的伴奏下, 车轮和湿路的沙沙阵响。 不同的声音, 都是匆匆的闪过, 像时光的阵阵呐喊。 喧囂的塵音, 好似不经意, 這呐喊, 在靜謐的深夜, 更顯悽涼。 總会有人在静静的聆听。 慢慢的睡去。 偶尔的几声车笛, 成了梦中的绝唱,,

穿越

(2018-03-23 09:59)

深夜, 疾驰在狭窄的街道, 路灯,向身后飞去, 感觉到时光的迅猛, 时间的流逝。 前面,凝视着, 是无尽的夜, 星月都没有一颗, 恍惚着前途的迷茫, 道路的坎坷。 等待, 穿越这寂寞的空间, 却只有, 迎面的灯光, 眨眨眼,擦肩而过。

【又见琼芳】拔丝冰棍

(2018-01-14 05:28)

雪日,凭窗望漫天的大雪,顺手掰下窗棂上的一根冰棍,突然,想起大厨,想起了一道菜... 拔丝冰棍 生生的被剥开 然后 被紧紧的包裹 投入滚热的锅 我知道这是命中注定 也知道是一生中 程序的安排 我想融化 融化在这滚热的 锅里 可 我无法冲出这坚韧的壳 依然冰冷,依然冰冷 等待,等待 等待这滚热的油 将我的外壳染黄 染成华贵的金黄 似 清晨的朝霞或黄昏后的夕阳 虽然 我被热浪包围 却 依然冰冷,依然冰冷 在华丽的外表内 从清晨到黄昏

【又见琼芳】听雪在说

(2018-01-14 07:49)

听雪在说 从第一片雪花 飘落在我的眼帘 融进我的泪 流入到我的心 听雪在说 飘飘扬扬 充满我的天空 湮没了我的路 她的话语 我能听见 她的轻唱 我能听懂 瞑目听她默默的叮咛 忘却了寒风 忘却了冰冻 辽阔的洁白直到地平线 我的世界盈满了晶莹 雪在说 变幻着舞姿 凝聚了整个宇宙的全部 无声! 我却听到见,, 我在听 直到雪白了我的头 直到雪融化了我的身躯 我的心,,

对镜

(2018-01-06 05:31)

我们 我和镜子中的我 对视 同样的表情 同样的微笑 同样的眼神 试着 寻找对方的灵魂 来探求彼此的不同 他是我的影子 影子会有灵魂吗? 或者 我的影子拒绝了我的灵魂 或者 我的影子超越了我的灵魂 慢慢的发现 他只是在模仿 在重复我的一切 慢慢的也发现 我对他的诉说 他似乎很懂、很懂 于是 我明白 其实 我从来不曾孤独过 秋天的风 推开半掩的门 吹落了镜子 地下洒满了 无数个 我们,,,。

天海情

(2018-01-06 07:49)

又见黄昏的海, 看, 夕阳将天海连接。 把云朵和浪花染成金色。 我爱天空的宽广, 是真男儿的胸怀。 我爱大海的博大, 是好女子的宽宏。 炽热的太阳, 就是那永恒的爱。 是合起的一颗心。 昼升夜伏,交织着爱的血液。 夜临了, 太阳带着天空的爱, 投向大海, 层层的浪花, 是大海温柔的细语。

天尽头,雪的生日

(2018-01-16 09:57)

听说,威海下大雪。12月7日0时50分。乘上了K8261次列车去看雪。 这是一列即将淘汰的列车, 这个车次也是一个即将淘汰的车次, 雪,却是今年最大的。 梅花,嗅到雪的味道,挣脱梅枝,跃入东流的小溪。 梦见一个穿越的神话故事, 雪住在石头城,12月7日是她的生日。本来这天和梅有个约定,她却无法逾越高高的石头墙。于是,她左手抒着玄武湖的水,右手沾着莫愁湖的波,用双手在天空写满了雪花。 雪,是天地间的情书,漫天的雪花是天对地的倾诉,,, 让这晶莹剔透,纯净洁白的信笺,在空中舞罢,,, 歌罢,就被大地深深地抱在了怀里,。 列车的长鸣,惊醒了梦。威海到了。雪,已经下了,。 驾车,去天尽头,去那个海滩,去那个海滩的小屋。 天尽头的地平线,是轮回的分界线,梅和雪千年的约定,在地平线上徘徊。 雪,仍在下。铺满

青涩的园

(2018-01-06 05:32)

那些年, 天是蓝的。 空气中是青涩的果香。 在校园搜寻她的足迹, 丈量她走过的小路。 那些年, 花总是开, 像她的脸。 偶尔的落泪, 也像花上的露珠。 她, 总是喜欢在我的书本上涂鸦, 画上一个一个莫名其妙的圆。 那些年, 我的诗总是优, 总是由她来朗读。 拿到奖学金的那个黄昏, 我们携手, 走上了那条小路。 那些年, 那些年的某一天, 收到她的一封短信, 说她喜欢看蓝天上的飞机。 我知道,我懂得! 因为, 那些年的那一天, 我乘飞机去了另一个国度! 带着书本,带着那些青涩的圆,,,

共 0 页/0条记录